免费提供股票知识,K线技巧,股票大神经验之谈。

怎么炒股票? 第一步了解股票是什么第二步股票怎么开户第三步了解股票投资需要怎样的心态第四步学习更多的炒股经验
当前位置:首页 > 炒股经验

做手一般操作手法之养、套、杀

时间:2019-02-22 13:30:33 作者:本站原创 来源:本站原创

  养、套、杀:这三个字,几乎大家都听过,也都晓得是什么东西,不过这也是做手操作股票的最主要的手法,也是一切手法之母,其余的手法都是从这个地方加以变化出来的。

  养:顾名思义,培养、养育,是说做手用尽心机去培养跟随者。如做手炒作甲股,先让周围的亲信买进,接着是外围份子,最后才让股市一般投资人知道。宣传的资料也到处流传了,包括甲股好处在那里,做手要炒到什么价位等等。其实做手让外面晓得他在做那种股票时,除非是不小心露出去,否则已经不是低价了。例如:做手在甲股18元到21元之间,暗中不动声色买进,然后逐渐拉高到25元以上,这时风声才放出去,希望吸引人跟进。有时做手在低价吃到满意的股数后,会立即放出消息,并配合消息将成交量放大,制造热络景象。一般而言,做手将炒作的资金分成两段:第一段是为了吸进低价股票,约占三分之二;第二段是为了拉高股价准备的,约占三分之一。如炒不上去,或者发生什么情况,做手可能会少赚,甚至赔钱即卖掉,或者增加炒作资金,或者邀约他人参与一起炒作。

  在这个阶段,做手就利用多家证券公司,甚至做手在台北,但远在南部高雄,他也安排证券公司进出,第二阶段的资金就在此时运用。人气很足之时,做手消息一出去,自然会有大批投资人争相竞价买进,做手可以很轻松地将股价钓高。在台湾证券交易所尚未实施电脑竞价的制度之前,是用人工撮合的方式交易的,做手炒作得便多多,可以完全了解各档价位挂进或挂出的笔数、数量及证券公司,等于做手做庄家,做手的牌是盖起来的,各位下家的牌却是明牌,做手可以衡量各下家牌的情况,作为是否要牌的参考。这种赌法庄家赢面当然很大,下家注定吃亏的。那时只要跟证券公司营业台人员,或上层主管熟悉,很容易查到每只股票的上、下档挂进挂出的股数,这对大户级的投资及做手是一大方便。做手往往利用投资人追涨杀低的心理,在股市上午即将开盘之际,就电话通知各证券公司负责接听其买卖指令电话的营业人员,在股市一开盘就全部以涨停板的价位,敲进巨额股票。当时一只股票正常的日交易股数若在150万股的话,做手可以一口气在一开盘,就一路往上买进,大约五分钟就可以到达涨停板价位,并在涨停板价位挂进200多万股,甚至300万股。有只股票在一开盘就只见一路买进没卖出,不到五分钟就宣告涨停板,这种触目心惊的表现,用不着做手或其内外围到处去宣扬,涨停板本身就是最好的爆炸性的事物,投资人都会打听这只股有什么大利多?有谁在炒作?要炒到什么价位?认识做手的人当然立即去电话问做手这些问题,在整个上午三个小时的交易时间内,做手两只手不停地接电话,通常做手是不肯承认他在炒作,最多会说有买一点。但是愈不承认就愈神秘,愈神秘就愈吸引人。做手会说些这只股票到底好在那里,什么土地资产很多,从来没有重估过,是原汁鸡汤;又什么今年预估可以赚多少钱,每股可以配多少股息,公司方面有什么新的拓展营运的方案等等。

  如果做手名气大,已经有相当的声望,股票市场人气还不错,同时做手“有胆敢勒马走悬崖”,也有“弯刀射明月”之能耐,当然心也要够“黑”的,则以当时台湾股市的特性,可以连涨十几个停板是可能之事。

  做手在拉抬股票的过程中,养人的方法很多,有时操作手法凶猛,养、套、杀一起来,等你买到股票就是被套被杀的时候。做手可以轻易的脱身,是因为当时台湾股市的规模很小,交易工具也落伍,易为做手所利用。现今台湾股市已相当庞大,到1996年4月底止,共计有386种股票挂牌买卖,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市值高达新台币61720亿余元,以当时的汇率约为美金2250亿元,人民币20000亿元。如做手想再施猛拉高行情,然后大出货的手法,必然会很困难。但在股市规模并不很大的市场,配合客观的环境,就有此可能,特别是对新兴且没有预设涨、跌停板国家的证券市场。中国大陆的股友就需要注意,不但要懂得保护自己,且要懂得如何在做手炒作过程中,从中捞一票,搭个便车。

  在无法急拉出货的环境里,做手吸引散户(所谓散户,并不只是买卖金额较小的股友,其中一样有动用巨额资金投人股市的中、大户),养散户的手法随机应变。有的做手心中已定好大概的操作策略,在哪里设震荡区,在哪里做个回档,在哪里做出技术层面的强势。通常在“养”的阶段,会让跟的人有吃到甜头的感觉。前面所述如做手在甲股的18元到21元之间,买好了心目中理想的低价股之后,就进人“养”的阶段。做手运用各种手段,极力宣扬利多消息,做手每回不是上冲下洗,就是以盘中先涨,中回监收再涨;或先跌,中段盘,后涨;其中也会出现较弱的先涨,中回落,临收稍见振作,但仍然以跌幅不大的有上影线日K线收盘。该股不断地涨涨跌跌,但是在中、短期线路上,透出整理后向上发展的趋势。在这个过程中,散户可能杀进杀出,有些赚了点钱,获利了结,不过看看跌不下来,心里又有点后悔,定力不够者,怕股价涨上去,搞不好又再买进。有人则期待股价能有较大的回档,再买回去。而一直没有买的人,也会有不少在等回档再买进;这些人已经接受了做手对这家上市公司利多的宣传,只是希望能买到价钱便宜一点的股票。在这个非常要紧的阶段,就包含了“养”与“套”的两个环节。做手就喜欢进进出出的散户,反正他已经进了圈子,尝到甜头,胆子会愈来愈大,对自己抢帽子的本事还非常自信。经过一段时间的操作,做手就可以“养”了不少散户。

  套:这个字的意义也极为明显,我们看过美国西部电影,牛仔们骑在马上,挥舞着绳圈,追逐一正急奔中的野马;牛仔很技巧地一掷,绳圈正好从马的头部往下套住了马的脖子,无论马性有多烈,一旦被套了,就只有听牛仔的份了。当然马的力量如强过牛仔,也可能将牛仔拉倒在地,那牛仔就惨了,不过这种情况不多见。

  在股市中,“套”的含义很广,不仅仅是指做手将股票高价抛给散户的“套”;事实上,只要投资人一旦踏人股票市场,就是被“套”之始。因为绝大多数的投资人,除非搞光被扫地出门,否则一辈子也离不开股市,要离开股市,除非有极强的意志力对浮华如梦的股市大彻大悟不可。在“养”这段期间,只要散户一买进做手的股票,就是做手“养”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做手运用手法,将已经进入圈子的散户,不让他们获利了结后,从此不再光顾做手的股票。要让他们手中不断地有股票,而且还有再加码的意愿。

  在“套”的阶段,做手的操作有相当之弹性,虽然根据原定的计划,可将甲股炒逾30元,甚至35元,但也可依据炒作时股市情况而弹性变化。如果整个大局很好,甲股无论在人气、技术分析等各方面,都表现良好,做手可以很容易地研判甲股的人气;因为扣掉他自己的进出,就可以算出散户进出的情况。做手比较注重的是中实户的进出,因为中实户资金比一般散户要多,且中实户有相当的影响力。从1970年到80年代中期这段期间,台湾证券公司没有开放设立,只有那么几家,股票族人口并不多,大约只有九十年代的五分之一还不到,因此做手可以透过各证券公司内的眼线,及交易所的场内人员,查出各证券公司持股较多的中实户情况。做手密切注意各种情况的变化,机动地调整操作策略。虽然现今台湾股市已改为电脑撮合交易,且对外不公开提供涨、跌停板,及上、下档挂进挂出股数等资讯,可是有办法的做手还是可以在必要关头探听出来,如当时得不到资料,收盘后也有办法拿到。所以做手仍然站在极有利的位置,来施展养、套、杀的策略。

  如情况可能对拉高不利,因为政府在政策上有更大利空措施,或者上市公司大股东卖出股票的动作愈来愈明显,造成上档压力较重,则做手就可以设法先卖一盘,大量减少手中的持股。卖出的手法也有多种,一为授压似的卖,也就是“压低出货”。我们可以在比较投机或有做手炒作的股票日K线图上,看到股价上升到某一阶段后,突然有一天产生特大的成交量,有时日K线图上出现很长的上影线,或者是跌幅不小的长黑线,次日盘中亦数度震荡,最后亦以中黑或长黑收盘,成交量也相当地大,从此股价日趋走软,这就是压低出货。如果做手运用盘中大震荡,压低出货的手法,并不能达到满意的效果;即做手可能往下卖,如下档挂进的筹码不多,卖不了多少,做手可能会准备再做一个头,来达到出脱筹码的目的。于是乎耳语又来了,什么“整理浮额”,叫那些没信心的人早点下轿,什么在技术面做一个脚,来强固多头阵地,又什么这次整理好了,股价一定会到某某点等等,企图再一次引诱人追高价。

  在股市中理智的人很少,当然太有理智人也不会进人股市。人性是很“贪”的,做手炒作股票之所以会成功,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大多数在股市的投资人既不理智,又极贪心;而大多数的股友买进股票容易,卖出股票却很难,因为舍不得卖股票是股友的通病。当股价还在上升趋势,当然不卖,因为怕少赚钱。股价在上下震荡走软之际,也不会卖出,因为怕这是整理盘,整理好了万一再大涨一段,“低价”卖掉岂不可惜,当然也不卖。股价已经明显下跌了,股友内心很着急,但是想想高价都没卖,低价卖出去心有未甘,再等等看着有高价再卖,不过很多股友一直等到赔钱阶段,才认真考虑卖掉;那时已被股价跌得不但没有信心,而且害怕至极,晚上睡不着,还做恶梦。

  做手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诱导散户追高价。在正常的情况下,做手应可以利用做第三个头的机会,达到“拉高出货”的目的。如果还是效果不大,则做手可能被迫做第二只脚,然后希望做第三个头。在做第三个头的时候,做手的说法又是一套,因为第二个头下来,将要或者已经形成"M头”型,如果在M头形成的关键的颈线部位(即前一波的低点)刹不住跌势,技术面就非常难看了。M头型最低跌幅是颈线至顶部一倍,股价非得要在下档较深的位置再筑底,等于爬到山顶再退回到山腰部来重爬。这就非常吃力了。所以做手必须要在前一波低点之处,打到支撑,来施行最后一招,即制造成“W”型止跌回升的态势。但这一波还无法突破M头两个顶端趋势线的压力关卡的话,再回档就非常危险了。如回档在前一波第二只脚附近停不住,则技术层面对多头最不利的“三尊顶”一出现,等于宣判做手死刑,轻的判也是“死缓”—斩候监,凶多吉少,股价往往会跌到做手炒作的起点,即甲股的20元附近,才能找到比较坚固的支撑地带。

  很多做手不肯“壮士断腕”忍痛认赔,往往在三尊顶即将形成之际,又会设法找到资金,支撑股价,但是因为上档跟进的动力太弱,多的是准备卖出的筹码,因而成交量急剧地萎缩。做手不敢也没有那么多资金,做较大幅度的上下整理,假以时日,就形成三尊顶不成的“大下降三角型”走势。这种态势一成立,就是做手“斩候监”的秋决之日。做手完了,甲股的多头也完了。

  如果做手利用M头成功出锐持股,则股价必然下跌,可能在M头第一股跌幅位置,打到些支撑,但除非做手又回来做了,否则第一段跌幅附近的支撑或反弹,就成为多头唯一的一次“高档”逃命线,比较懂技术分析的股友,毅力又够,肯赔钱卖出的人,才可以真正地解套。

  前面这段假设性的述说,也就是做手“养、套、杀”的“杀”。做手成功了就是他“杀”众人,做手若失败了,就是他被“杀”,众人也一起陪葬。无论做手在第一段就成功地拉高出货,还是利用“M头转W底”的手法出货,散户被套的结果是一样的。

  做手炒作股票的手法都是从“养、套、杀”中变化而来的。做手不但可以用此项法则来整多头散户,也可以用来“轧”空头获利。如果广义解释多头与空头,则实质上两者是连体婴,因为多头的获利了结,或者是认赔卖出,就是空头的行为。空头在低档补进来赚差价,或者被轧空在高档强补而赔钱,补的行为就是多头。做手炒作股票,鉴于需要,常同时扮演多、空的角色。在炒作过程中,为避免持有低价股票的人太多,容易集中在上档构成强大的卖压,做手必须设法洗盘,以调低搭轿客差价的幅度,让那些已经有可观差价可赚的轿客(特别是中实户)先下轿,让新的人接手。因为做手最忌讳手中有较大股票的中实户,这些人如果差价赚多了,就会累积非常沉重的获利了结卖压,卖的时候常常不会计较差几个价位,只求能赶快卖掉,甚至有人一盘卖出数十万股,而这些人多少懂得一些技术或基本分析,往往在做手的紧要关头,不计成本卖出来,令做手措手不及,底子不厚就辛苦了。做手洗盘的手法就是用盘中震荡来先下手为强,诱导那些已浮动的筹码卖出来,换换手。说实在,有时做手对外宣称“洗盘”,是真的洗盘,不是做手为其卖出股票而掩饰。但是十次有八次做手的洗盘,多少有减轻手中筹码的实质意义在内。以笔者的经验,股友若听到做手在洗盘的耳语或报导,就应该密切注意该股的走势。技术分析在这个时候就非常重要了;股友可以用技术分析来研判做手的手法及该股多头气势之强弱,随时准备卖出持股,以免一旦行情反转卖不掉,或舍不得卖,那就麻烦了。

  做手主要用“震荡行情”的方法来洗盘,犹如洗衣机利用叶片拨弄水,造成水的震动,将衣服上的污垢震掉下来,或冲掉下来。这种将追随做手者持股平均价位拉高的手法,会令不知情的股友害怕,不知出了什么状况。选择适当时机搞震荡盘,几乎是每位做手必须要面临的课题。一般而言,视炒作时间的长短及股价拉拔的高度,并配合实际情况的需要,作多头的震荡盘。震荡盘若做得成功,股友会对震荡由害怕,转为不怕,再转为敢在每次震荡中逢低买进。如整个股市热络,做手震荡手法高明,做手三震二震,不知不觉手中持股都快震完了,市场仍还不觉得,甚至另一做手又接着做这只股票。如震荡的时机不对,做手本身号召力不够,操作的技巧笨拙,被人看穿底牌;则做手震了半天,吃进的股票比卖出的多很多,反而自己套牢,不可自拔。

  做手是如何制造“震荡”?其实很简单,只要敢下注,够胆量而已。在股市的客观环境有利于震荡盘的操作之际,做手在盘中选择适当的时机,分别拨电话给多家证券分司,专门接他电话的营业人员,可能是副总经理,营业部经理,或者做手喜欢的一些所谓的超级营业员:“XX吗?我是XX,现在XX股行情怎样?……你仔细听清楚,给你XX万股,从现在挂进的XX价位,一直卖到XX价位,卖多少算多少,卖不掉的额子就不要挂出,如果卖掉了,马上给我电话。”很可能有三、四家证券公司先后接到电话,于是本来一直稳步上升的行情,突然出现往下滑的走势,电动板上的价位,有时会出现“只有卖出价位,没有买进的价位”。股市开始受到冲击,打听消息的电话立即四处响起,当然做手一定接到不少电话,询问原因。有些平时也是为做手进出股票的证券公司营业员,会立即打电话向做手,报告这种突出的情况,并向做手请教原因,或请求指示。做手有时会装着不知情,要营业员赶快去打听,一有消息立即回报,有时故意说些好像很内幕的东西,有时还很生气地说:“可能是那些不稳的轿客下轿所致,让他们下来,等一下他们就会后悔了。”同时立即指示该营业员,在某某价位挂进XX万股。

  当股价出现较大回档时,最不耐的是持股较多的中实户;反正已经赚很多了,看到股价走势转弱,以为行情已到顶,所以很容易被震出来。有的散户也会惊慌地跟人家卖。做手在盘中一直玩东家进西家出的游戏。各证券公司营业员慢慢看出做手的企图,以为既然是洗盘,为何不乘机加点码(事实上,帮做手进出股票的营业员,往往是做手内、外围,做手炒的股票,他们不可能不搭顺风车的),营业员加了码,更希望这只股票会好,这些人的宣传,必然会招来不少买进单子,所以在临收盘半小时,做手一看股价盘稳趋坚,就立即电话指示各证券公司营业员,大笔的敲进,最后该股留下一根带长影线的中阳K线收盘,成交量比平时暴增好几倍。收盘后,市场上就纷纷谈论此事,第二天报上证券版等各种证券新闻传播媒体上,看到该股的内幕消息,说是做手将浮额震出来,盘已洗妥,后市乐观等消息。第二天一开盘,在上档挂出额子很少的情况下,做手只需用少许力量,就可以将股价推高,跟的群众愈来愈多,不少昨天卖出者,今日又匆匆地抢进回来了。

  等到市场全面看好做手炒作的股票之际,股价已经接近做手计划的目标了,做手只要再施一次或两次类似的手法,很容易圆满完成炒作,功成身退。

  还有的做手更绝,明明在卖出股票,还对他人说这是“试盘”,试试盘面硬不硬,如果狠卖一笔下去,股价不过小退几档就站稳,表示该股多头势力很扎实。这是哪个国家的“方言”,简直胡说八道,但是这种话居然很多人都信,有时报上证券版的小方块还会写出来,由此可见做手的功力,群众盲从之一斑了。

下一篇:做手一般操作手法之:扮猪吃老虎,诱空入瓮

Copyright 2018 maijiuzhang.com 买就涨 版权所有 湘ICP备18021563号-1

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